二十一章 李璇大战段蜂

小说:纵云朝歌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寒知微 字数:2606

璇与段交上手,二招每势都直接冲着对方要害,暂且不说交战有多神经紧绷,连二胯下战马也是丝毫不敢松懈,段背后五百米外副将可是看呆住个十五岁左右少年,竟然能跟久经沙场,威猛无比段将军得有有回,两丝毫没有占到对方便宜,二言为说大战三百回合。

时间,正在扫战场覃业刚远远看见前方卢铁狂,快马加鞭奔驰过去。

“卢老哥,多亏几时出手,才会得胜。”覃业刚说道

“覃将军,若不是您诱敌深入,将军是断然不会有机会偷袭到敌军。”

“卢老哥过谦,不过话说回,璇子去哪儿,怎么直没看见他。”覃业刚问道

卢铁狂听,望望四周,疑惑答道:“奇怪,没多久前,将军还令扫战场,怎么这么会,就没看见?”

覃业刚眉头皱,眼神集中看前方山坡,没会覃业刚感觉到情况不妙,大喊道:

“卢老哥,你带五百把俘虏带过去,其余马立刻集合,跟。”

士兵听见覃业刚军令丝毫不敢懈怠,立刻把队伍集结到位,跟随覃业刚冲上小山坡。

翻过山坡,众将士眼就看到璇与段在激战。

正在与璇交战看见覃业刚带军前,暂且与璇停手,问道:

听闻济州城当家是六位少年,不知在下是哪位?”

璇也停手,答道:“鄙名璇,早闻段将军之威名,今日见,万分钦佩。”

“你帮手,还有继续和独斗吗?”

“能与段将军交手,璇求之不得,鄙还想继续领教段将军高招。”

“那就吧!”

话音未落,又开始与璇大战,两犹如两只雄狮在沙场上厮杀,段天生神力,每刀都势不可挡,霸道非凡,枪法凌厉,每招虽然没有段那么大力量,但枪法精妙,每招都通过揉力化解致命攻击,并迅速反击,刚交战时,段枪法套路个出其不意,但交手久,二也互相摸清楚对方招数,直分不出胜负,两近三百回合,仍分不出孰强孰弱。

时间久,两战马也渐渐变得吃力起,段瞅准机会,直接战马,璇迅速站起身,紧接着向段前马腿,只听见“扑”声,段也跌落在地。

璇将枪掷飞出去,刺向段,段刚站起身飞枪袭,慌忙侧身,怎知枪速飞快,纵使段再怎矫捷身姿,也还是被长枪刺掉肩甲,璇接着把出佩剑,小跑两步起身跳,顺势举剑劈向段,段提刀反劈,刀剑相击,只听见“叮”声,两都退几步。

璇,算你厉害,你是第个破肩甲!”段说道

某敢肯定,绝不是最后次!”璇自信说道

“好大口气,你妄想用剑焰龙大刀过招,未免有点以卵击石吧,阁下难道不知寸长寸强道理。”

“那就在领教下将军刀法,请您赐教!”

又在陆地上交战

那边将领看是目瞪口呆。

“陈将军,这是多少个回合?”唐岩问道

陈卫答道:“已经数不清楚,他两个,得太久,现在又开始骑马而战。”

“是啊,不过段将军在地上,更能发挥出自己力道,这也是好事。”黄棕说道

“二位将军,依观止,段将军并未占到丝毫便宜。”陈卫说道

“陈卫,你小子说什么呢,你想将军输吗?看你是不想活是不是。”唐岩骂道陈卫

“唐将军误会当然希望段将军早日斩获敌将首级,但是,那敌将自跌落下马后,便开始用剑与段将军交锋,剑相对大刀说,更加轻巧,怀疑那小子是想耗将军体力,然后再乘机取将军性命。”陈卫给身边各位将领仔细分析自己看法

“不好,如若真如陈将军所说,段将军有危险,诸位,随起前去助将军臂之力。”黄棕拔出佩剑喊到

“黄将军休要鲁莽,切不可轻举妄动。”唐岩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黄棕焦急万分说道

“依之见,竟然敌将故意缠着将军,耗将军体力,而且,他这么久,济州城内兵马也应该快要出城支援,再下去,对不利,不如自己鸣金收兵吧,此举最为稳妥!”

“可是,擅自鸣金收兵,倘若段将军怪罪下,该如何是好?”黄棕问道

“如果段将军怪罪下承担责任。”唐岩义正言辞说道

唐岩此话说,旁边都没说话,表示默认,唐岩见此状,大喊:“鸣金收兵。”

“叮!叮!叮!”三声敲锣声,正在璇与段听到这声音是脸困惑,但是锣声既然以后敲响,段必须得撤退。

将军少年英雄,今日就到此为止,下次再决胜负。”段说道

“段将军过奖,如继续交战某必败在段将军手中。”璇说道

各自收兵器,上马回自己营帐。

唐岩黄棕等见段面无表情,心想段肯定满肚子气,害怕至极,看见话都不敢说句,只是低着头等着段训斥自己。

此时陈卫说话:“将军,方才鸣金收兵是为……”

“此事稍后再说,现在后退千步,原地扎营。”陈卫话还未说完段便被

“遵命!”陈卫应道

“璇子,你没事吧?”覃业刚关怀问道

“三哥放心,没有受伤,这段武艺超群,实在难以胜过他。”璇答道

“无妨无妨,今日战,璇子已经济州军气势,回去,三哥给你庆功。”

“不用不用,敌军势汹汹,还是先回去商量如何御敌吧。”

“好,走。”

说完后代表直接回济州城

济州城墙上,罗黄涛看见璇和覃业刚带兵回城,立马跑到城门口。

“业刚、璇子,战况如何?”罗黄涛跑到二马前问道。

“大哥,诱敌深入,再配合璇子前后夹击,把章他军队已被全部垮。”覃业刚答道

“好,太好,璇子,你和段交战,谁胜谁败?”罗黄涛又问

璇答道:“与段马上马下共交战几百回合,弟弟未能获胜,但也未败。”

“好,段天下名将,璇子你都未能擒获他,可见此并非浪得虚名,好先进去,璇子你今天辛苦。”罗黄涛说道

“好,走吧!”璇说道

说完罗黄涛也上马,三起前往济州府。

回到济州府,就看见谭钫文,谭钫文见门外传声音,谭钫文抬头望去,眼就看见璇呼吸急促,浑身汗淋淋,很明显是和别激战过

谭钫文立刻起身跑过去。

“璇子,你和谁得如此吃力?”谭钫文问道

璇坐下喝口水答道:“与段大战几百回合,不分胜负,出生以,第次和别得如此吃力,不过估计那段体力也所剩不多。”

“璇子好样,能和段成这样,现在估计段也会在济州附近安营扎寨,这样话程涛叫段军队,可是把夹在中间啊。”谭钫文说道

罗黄涛说道:“是啊,形式如此严峻,不妙啊。”

“其实最怕还是……”璇欲言又止

“璇子,有什么话直接说,别扭扭咧咧。”覃业刚说道

“好吧,那就直说这次与慈园府程涛还有离州交战,这场仗也不知道能不能胜,就算大胜,也很难控制好伤亡,万到时候又有别带兵济州,又该当如何?这便是担心问题。”璇忧心忡忡说道。

罗黄涛拍肩膀说道:“璇子 别太担心其它,先好先前这仗。”

“那大哥有何退敌妙计吗?”覃业刚问道

罗黄涛答到:“之前舒予跟说过,若有敌兴兵犯济州,可利用济州城、卧龙山、莲花山跟敌周旋,现在可把主力军队留在济州城,好与敌军有战之力,然后让两个山寨兵马去骚扰敌军。”

在场都表示认同罗黄涛计策。

“报,主公,不好,大事不好,程涛开始举兵攻卧龙山和莲花山!”杜百坤边跑边喊道。

大惊,覃业刚里面拿起枪,带上头盔,对罗黄涛说道:“大哥,马上去带兵去支援他。”

“业刚且慢。”罗黄涛叫住覃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