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周到

小说:恋语集:织梦书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宁馨儿1919 字数:2036

本以为自己次定然会摔得十分难,只是番天旋地转之后,却被拥入了个温暖的怀抱中,待回过神来定睛,却李祈那张被放大的脸,他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以及近在咫尺的呼吸,下子就把的脸颊熏红了。

正被李祈抱在怀中,的身体紧贴着他的,从他托着的手传来阵阵暖意,瞬间传遍了的全身,让的身体立即紧绷起来,既想逃离、又着那么丝丝贪恋,让的心也越发的无所适从起来,于是垂下头语无伦次地道:“放……放开我!”

仿佛没的话,李祈眉头皱了皱,薄唇轻启:“你说人在你的颜料里做了手脚?”

他语气中显露出来的关心让鼻子酸,委屈巴巴地向他:“可不是吗?不然的话,我都画了半的画,又何必烧掉,改用柳条作画?你不知道,我们路比下来,多辛苦,不但要孤军奋战,还要提防坏人捣乱。你不帮我也就算了,还骂我,还怀疑我,你底跟谁是边的?”

里,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的样子,李祈的心也瞬间软了,他轻轻叹了口气:“你竟说我不帮你……那酪樱桃可好吃?”

“酪……酪樱桃……”怔,脸再次飞两团红云,“果然是你?好……好吃……不对,你竟偷听我和清漪说话,你……你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

候,李祈的嘴角终于向扬了下:“我就知道你喜欢。”

“嗯嗯,你……你还笑,还笑……”李祈的笑容让些六神无主,原本想要骂他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盯着他的脸目不转睛的

“笑?”李祈先是愣,随即却见他脸的笑容快速收了回去,也不再,而是旁的窗户:“明日那场,我会亲自为你挑选颜料,不会让人再机会动手脚了。”

“明……明日……”瞪圆了眼,“你不拆穿我们?”

李祈沉默了会儿:“明日是最后次。”

他的话让的眼睛下子亮了,使劲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什么?”

嘻嘻笑:“明日,能不能帮我们找个屏风竖在台样别人就我们了!”

李祈的眉毛再次皱成了个疙瘩,他手松,将放在地板:“你是让我帮你们弄虚作假?”

他瞬间冷了脸色,也从他刚刚的温柔中醒过神来,咬了咬牙,向窗外:“你若不帮,就算了!”

反正大不了候再让小白帮忙就是,如今了“川渝变脸老师傅”个说辞,想必李祈和师傅边不会再起什么疑心了,就是怎么让两人及把身份换回来,点还需要仔细想想。

候,却见李祈转回身去,背对着道:“你是想说‘男女授受不亲’是吗?”

“唔……”愣,不知道李祈是怎么猜出来的。

“好!”李祈淡淡的道。

……

七夕之夜,文魁花主聚首之,揽月台外片熙熙攘攘,会仙居也人头攒动,花楼更是坐得满满当当的。长安城中名的才子贵女全都在同刻赶往芙蓉苑,想要亲自见证度的极盛刻。

比试么多日,哪怕是第天参赛者最多的候,杜清漪都没见过种阵仗,所以,候在花楼门廊里,着外面鼎沸的人群,杜清漪些怯场,紧紧抓住的衣袖:“娘,怎么……怎么么多人呀!们……们不会出来吧!”

会儿,和杜清漪又换了身份,而小白在,头型装束什么的自然也不是问题,只等画好今日的画作以后,两人便可以马换回来。不过,鉴于李祈已经知道了“易容”的事,次特意让小白偷偷给他和师父暂开了心眼,让他们不会被障眼法所蒙骗。不然的话,容貌好说,连衣服饰品头发也在同间换了过来,任凭是张良再世,也是圆不了谎的。

只不过,虽然切都准备妥当,着眼前的揽月台,似乎比往日多了些心事,以至于杜清漪问了好几句,才回过神来,连忙安抚道:“你放心好了,不会问题的,你就等着同章若虚起品诗论画吧!”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前面的揽月台,已经侍从摆好了桌案,桌案笔墨纸砚更是应俱全,扫了眼桌案的笔墨纸砚,杜清漪的眉角闪过丝忧色:“娘,今日的笔墨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吧!”

其实之前也些担心,但是想昨日李祈对的承诺,便对杜清漪道:“放心,再糟也不会比昨天更糟了,昨天咱们都闯过来了,今天还什么可怕的,你就放万个心吧!”

“嗯嗯。”越是最后关头,杜清漪就越紧张,生怕会发生什么事让的希望落空,所以,又再次向揽月台,“对了,你不是说要竖屏风吗?怎么还不见人抬屏风过来?”

“嗯,应该……应该快了吧!”关于点,心中还是些没底,毕竟昨日李祈答应下来的候还是些不情不愿的,万他临变了卦,也不是不可能。

里,鼓了鼓勇气:“不管怎样,咱们还是先过去吧……”

的话还没说完,却见两个侍从抬着张宽大的屏风走了揽月台,将桌案围了个严严实实,而候,却听程老板的声音响起:“各位,今日虽然巧女文魁两人将共同为大家献墨宝,但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画作又非半刻就能作好,故而,我们还为大家准备了歌舞节目助兴,并用屏风将两位隔绝开来,既可以防止打扰他们,又能让文魁巧女与大家同乐。”

程老板的话,场中观众发出阵阵叫好声,而早已站在台的章若虚眉头却拧了拧,至于杜清漪,听番话后却大大的松了口气,笑道:“娘,花会考虑的真是周呢,下,咱们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笑了笑,却没说什么,而候,却仆妇过来请台了,走半路,身边陪着的名仆妇低声道:“娘子,我家主人让人准备的是未开封的贡品笔墨,不过以防万,您候还是先查下,若是什么不对劲儿,奴婢随给您换新的。”

心中动,立即抬头旁会仙居的顶楼,只可惜,会仙居的顶楼每扇窗户都闭得紧紧的,什么都

于是只能低低的道了声谢:“心了,代我谢谢你家主人!”

“娘子客气了!”

已经了屏风后的桌案前,仆妇笑了笑,默默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