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章 超强洁癖

小说:神医娇妻冷冷萌萌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不道心 字数:1607

行看了眼后说,“做手术,药费来承担。”

生看了行,说,“如果手术失败,这责任?”

来承担。大胆的做手术。”

“那好,麻烦您签字。”

行拿着笔说了句,“还有个要求。”

“先生您说。”

“让女人进去观摩。”

旁边三个小伙急忙举手,“们是大的,们也要去观摩。”

生抽嘴,“这……”

行眯眼问,“不行么?”

“行吧行吧。”生脸色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妥协了。

毕竟要救人,没有人愿意担责任,他也不愿意担,这位少爷主动出面包揽切,现在他是金主爸爸。他的要求,得应。

和那三个大的小伙,都换上了手术衣服,跟着生和护士们进了急救室。

生开颅前,把银针拔下。

脑部手术进行的很顺利,群小菜鸟在边上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

脏剧停。

生忙,“准备除颤。”

,“脑部手术还没结束,这时候除颤会增加他植物人的几率。”

“那也没有办法。先抢救脏也很重要。”

,“叫人开胸,他的来稳固。”

生呆逼了,“闹着玩呢?”

很认真。赶紧开胸。”

边上三个小伙吭声,“生,相信她吧,她很厉害的。”

生吐气,对副手说,“帮她开胸。”

“呃……这……”

生低头,“说好了,出事们可不负责任。”

“嗯。”

开胸开颅手术同时进行,这简直就是谋杀啊。

“血压降低了。”护士说

直接掏出银针,在病人各动脉处分别扎针。

血压立马稳固了下来。出血量也减少到了最低。

生们和护士们纷纷哑然。

伸手进他脏内,抓着病人的脏,灌输真气。

噗通——

噗通——

脏缓缓跳动起来,她又在男人口处附近的血管,连续下了二十针。有几针,几乎快要没入他血管内。

不懂门的人,看着都觉得她在搞谋杀。

脑颅手术还在进行中,生趁机分看她下针。

这丫头面色十分沉着冷静,好像什么事都在她的把控之下。感觉这脏手术,被她承包了样。

三个小时后。

脏血管里的所有银针全部收回,“可以缝合了。”

副手呆呆问,“好了?”

“嗯,血管全部疏通完毕,肌缺血的部位也已经恢复了生机。脏方面暂时没什么大碍。现在主要看他脑部手术如何。”

生说,“也已经尽力了,会不会成为植物人也没把握。”

副手安慰了句,“尽力就好,问无愧。”

“对。”

又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所有伤口全部缝合完毕。

群人出了手术室。

行急忙走出来,揉着肩膀问,“怎样?手能不能动?”

捏捏手掌,“还行。”

真气用的也不是很多,反噬力不大。

“宝贝真棒,越来越厉害了,宝贝好棒棒。”

靠!

边上的人听了,差点吐了出来,这男人有必要夸成这样吗?瞧瞧,连他女人都给他露出了超级嫌弃的表情。他还在那边个劲的夸,有意思嘛?

生走过来说,“先生,这次是脑颅和脏同时手术,药费方面又翻了倍。”

“钱是小事,赶紧给小媳妇儿准备贵宾室,她需要休息。”

贵宾室……

生挠挠头,说,“要不去值班室睡会儿吧?”

行眼瞪,“闹呢?睡的床?”

“怎、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的床上都是的气味,想让小媳妇沾上的气味?”

生闻到了股浓浓的醋味,他揉着眉,“们这儿没有贵宾室。”

“那就给她开个VIP病房。”

“满员了都。”

揉了揉眉,“们去院外面找宾馆住吧。”

行低声,“这院附近没有五星级宾馆。”

“……”

“……”

,“只要能休息就行,没必要非得五星级。”

“不是五星级的酒店不放,那里卫生设施非常糟糕,床单换不换都不清楚。”

“……”

“……”

开眼界了。

“未来的学妹,这男朋友哪里找来的?很奇葩啊。”

翻白眼,“他不是男朋友。”

“哦~~~~”

“哦~~~~”

行脸红了下,有些气馁。

指着行说,“要去住宾馆,爱住不住,别碍路。真的很累。”

“那、那下。”

“干什么?”

去给买整套设备,给换干净的床单。马上!马上!”行急忙拿起电话呼喝。

也懒得搭理他,等她跟他去宾馆开房的时候,里面的设备已经换成了全新的。

看着感觉很干净,情也舒坦了许多。

刚要脱衣服,房门敲了三下。

她走去开门,行笑眯眯拿着毛巾递上,“别用这里的毛巾,用的。”

“嗯。”

接过毛巾准备关门,行急忙挡住,“等下,这里可能有摄像头,能不能让进去检查下?”

“摄像头?”

“嗯,这些垃圾酒店很有可能安装摄像头,专门偷拍不三不四的画面。必须得确保的安全。”

“不会的,想多了。”想关门,但行坚持堵门。

“宝宝,让检查下行不行。”

忍着气说,“能不能喊名字,不要句宝宝宝贝,恶不恶?”

“不恶啊。”

关门。

“不不不,喊名字,喊名字行了吧?检查下行不行?”

“检查吧,快点,累坏了。”

“好好好。”

行拿着个工具四处巡视,坐在沙发里翻着杂质,百无聊赖的,时不时偷看他几眼。

他手里那个是啥玩意儿?

很好奇。

滋滋滋——

行路过某个插座的时候,探测器发出了噪音。

他当下,撬开插座,取出了某个东西。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