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 不好的念头

小说:秦立六十年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骑猫的小白鱼 字数:5411

两虎相争,必伤,个道理,魏是从不怀疑的。

也是为什么,魏在白戎大营之中,从干路谭口中旁敲侧击出关于草原情报之后,便在心中立刻还没完全统合国北地的义渠,作为国的大敌。毕竟以前无论是犬戎袭周,还是林胡南侵,都只是为了夺取钱财,最终还是回返会北地,但义渠却显然不同,国内居然任命中原为官,学习中原的礼仪,夺取天下的野心,对于同样盘踞在大河以西的国绝对不是件好事。

因而讨伐来袭草原之地很重要,但是趁义渠国还没彻底做大之,及剿灭个对于国而言的隐患,也是十分重要,否则等待义渠条豺狼成长起来,再想轻易剿灭。对于现在国而言便是件难事。

而且,其实对于国周边的异族的态度,魏与新君嬴渠梁,心中早就了共同的决断,那便是“相安无事”。也就是说在国努力发展国中实力过程中,国只求稳定周边局势,以便能最后的点财力,精力投入到国政之中。

但是切的前提,便是国周围不能再出现个,足以威胁国统治的“小霸”,而义渠却恰恰希望如当然是魏无法容忍的。毕竟若是让其昧做大,就算国发展起来,那么到国若是争霸天下,必然会在来自国东部,北部两个方向敌的袭击之中疲于奔命,从而困住了手脚。

因而,攘外必先安内,句话还是很道理的。

可是自从刚才传来白戎消息之,魏心中却的确划过种不好的念头,未等魏心中细想干路谭派遣使者的用意,个身穿白戎服饰,灰头土脸的草原士卒,便被值守在营帐外的两个士卒搀扶了进来。

眼见于,从刚才听说个消息,便心神不宁的魏,心中顿暗叫大事不好,白戎族前去阻拦义渠王发,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因而,还未等那禀告,便立刻站起身,出言问道:“你是何?为何沦落至?你家大汗现在何处?”。

可惜,魏连串的询问并没得到回答,只见那像死狗般,眼睛直直望着魏气喘吁吁,好似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句话来。

是死里逃生之后,身体脱力的模样,让稍加歇息,进水之后,恐怕才能力气回答”,营中的由进见魏大惊失色的模样,顿站起来宽慰道,然后立刻让准备水,粥,为眼前之补充下体力。毕竟,就眼前的个自称白戎使者的狼狈模样,现在捉急也是没什么作用,唯等他稍加歇息,才能力气告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听,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模样些急切慌张。但是见到眼前白戎使者的悲惨模样,心中却由不得着急,毕竟事关能否举擒住义渠王发的大事。

因而,营中的众只能等待眼前的白戎信使,进食些水米,再细细地询问于他。

‘咳咳咳’,阵急促的咳嗽声后,只见刚才瘫软在地的白戎小卒,在强行喂食些水米之后,脸上的颜色才慢慢好转,随后又把抓着身旁喂食卒手中的水壶大口喝了起来,好会才慢慢挣扎站了起来,对着旁的魏拱手慢慢道:“我家大汗,让小转告大,义渠王已经突破了我白戎族的包围,向北地逃亡。望大早做打算,务必义渠王发留在地...”。

义渠王发居然逃脱了?是魏听后,脑子里不断回响的句话。毕竟,谁能想到在如困境之下,义渠部居然还能死里逃生?

而随着眼前的白戎使者慢慢叙述,营中的魏以及由进等才明白前线白戎族到底发生了何事?虽说义渠的招“火牛阵”实在是出意外,也的确让防备不及的白戎大吃了个大亏,但是再次听到义渠王发逃脱,魏心中还是阵默然。虽然心中早预感,但是当真正听到之,魏心中却实在难以释怀。毕竟,义渠的境地,可谓是众叛亲离,如良好机,却还是没困住,岂不是太可惜了?

“速调营中所骑兵,我亲自前去追击”,稍微沉默会儿的魏,便立刻对身边的由进沉声命令道。义渠王发虽说侥幸逃脱,但是连番大战,必定马皆疲,若是即可追击,还是可能重新举擒住。

旁的由进听魏要率兵追击,顿阻拦道:“万万不可呀,贼如奸诈,谁能保证在撤退路上不设下埋伏。若是贸然追击,必定会吃个大亏”。刚才白戎信使所说,旁的由进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白戎大本来已经彻底义渠包围在营寨之中,可谓胜券在握,却最终还是让义渠王发成功逃脱,包围的白戎大反倒是元气大伤。

虽说白戎次惨败,可能队战力,士卒素质低下,从未能快速重新结阵以及中战麻痹大意的因素,但是义渠王发先示敌以弱,然后再雷霆击,先败后胜的筹谋,确让难以防备。而且由进心想,若是自己身处白戎指挥官的位置,率领麾下的士,也未必能更好的决策,可见义渠王发的狡诈与果断。

“我意已决,你只需传令即可”,魏听由进的反驳,也不想解释,直接盯着面前的由进沉声道。

由进看眼见的样子,也知道自己心意已决,自己再怎么反对也无法使其改变。不过并不是说,由进却没办法彻底阻拦,虽说自己无法说服魏,但是眼前的,却不能不听国现在的上赢虔的话。

于是由进不退反进,对着眼前的拱手道:“,上令,让末找到之后,令接替末职位,全权执掌攻营”。

听,顿皱起眉头,自己的部下由进,自己的确能够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但是上赢虔的话,自己却不能不听,而且行之前自己,早已被远在栎阳的世族大臣们逼迫君嬴渠梁罢免了自己身上的权,因而现在根本没私自统兵杀敌的权力。

眼见魏低头沉默不言,由进连忙道:“莫急,上早就亲率我铁骑四万,在草原敌撤退的路上设伏。那义渠王发就算挣脱,但想必最终还是会被上所擒”。

听,皱着的眉头才微微松,眼睛亮,抬头道:“果真?”。

国大事,末如何敢欺瞒”。

“希望上能够抓住义渠王,也好了去我大隐患”,魏听,心中也是稍微松道。若是赢虔已经提前设伏的话,那么义渠王发就算逃脱,可面对以逸待劳,严整以待的,也是插翅难飞。

也许横亘在心中巨石已除,魏随即注意力,重新放到了眼前的战局上,承担起眼前的责任,于是对着刚才前来报信的白戎士卒道:“你现在即可返回,告诉干路谭族长,言义渠王发已经不足为虑,我魏也必定不会忘记先前的诺言,希望他也不要忘记先前的诺言”。

等到白戎使者走后,魏口,望着由进道:“营中我还剩多少兵力?”。

由进听,立刻如实汇报道:“除去上带走的四万骑兵,营中还约四万步卒,以及不到两千的骑兵”。

听到由进所说营中兵力,加之先前在敌营之中所探得的敌情报,心中便对战况了大致的了解,现在的情况,明显的兵力占优,于是出言道:“已经劳累了半夜了,我想长年在马背上的草原,现在怕是已经走路不动路了。命令中各部,可以始收网了”。

“诺”,由进听,脸上也是阵笑意道。先前围而不杀,只是为了制造混乱,扰乱敌心,方便行事,现在局势明了,断然没些袭击国的草原活下去的理由了,然后便让营中的传令兵,向正在敌营之中肆虐的队传令。

于是,毗邻洛水敌营之外的阵中,顿战鼓声大作,黑底白色“”字旗招展。早已包围在敌营外面的,在大营的隆隆号角声中,跟随各自百夫长的率领下,从四周始快速收缩围剿过来,点绞碎眼前的敌。沉浸在夜色之中的大营,便像头巨兽般,始张自己的血盆大口,向不远处的洛水大营袭来。

国信使兵也骑着战马,在进攻敌营的路线上纵马狂奔,传达着魏的命令。霎,正在驱赶敌兵,沿途放火的,顿便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在敌营之中始四面出击,因而背令旗的骑兵,每到处,便瞬间点燃场血性的杀戮。

“杀,杀”,在敌营之中,已经追逐敌兵半夜的百夫长周胜,得到命令后,略显黝黑的脸上顿露出笑容,急忙对着四周身边士卒大喊道。百姓投身伍,本就是冲着建立功能得到荣誉赏赐而来,况且在他陈仓中,对待战场之上斩首的奖励也极为优厚,下达围剿命令,让些跟着敌后面,同样也跑了半夜的士如何能不高兴?

何况,些贼兵早就在破营的瞬间被吓破了胆子,然后又被破营而来的,胁迫追赶了半夜,早已经马俱疲,没丝毫还手之力,可奈何令如山,紧随些敌兵之后的士只能眼巴巴,远远望着些敌,却不得违抗令。

下,斩首得功的机会岂能放过?而且洛水大营之中的敌本来已经没多少了,再加上逃脱的义渠,山羟,羯等,现在别个,自己便少个,让眼巴巴瞅着些好似自己财物的国士卒如何不着急?

于是,刚刚得到休憩机会的草原敌,还没细想为何跟着身后的迟迟不结果了他们,便立刻被四周虎视眈眈的撕成粉碎,笼罩夜色之中的洛水大营,顿变得嘈杂起来,惨叫连连,尸叠如山。

清晨,当第二天的日光,轻拂着涛涛洛水,照在洛水大营之,昨天白日里还威武庄严的大营,便已经化为了废墟,满眼都是漆黑片,惨不忍睹。还不断尸体,被正在打扫战场的从大营中抬出,丢弃在早已经挖好的大坑之中,空气里也弥漫着昨夜还没吹散的浓浓的血腥味,以及刺鼻的烧焦气味。

“启禀,营中的所剩敌已经全部被我拿下,末已经其中敌首单独关押,请探查”,位身穿着副破旧牛皮甲,腰间配着中制式长剑,面容勇毅的,向正在四周巡视的魏出声禀告。

而正带领着五六个国都尉,四处探查中战况的魏,由进听,顿停下脚步,尤其是魏,正别样地望着眼前的

“孟坦,战全得益于陈仓令之计,你才侥幸获取些许战功。陈仓令天纵之才,哪间查验你所斩获的小猫小狗?战功自功官负责,你还是仔细核对清楚,莫要虚报瞒报,否则我定治你冒功之罪”,未等队伍最前的魏说话,便听到身后的个都尉便突然站出来呵斥道。

“伯赏泉,休得在放肆”,个年纪稍老的,连忙出列向面前的为魏请罪道:“还望大念云力为国效力,次也斩首之功,饶恕其不敬之罪”。话音落,其他的几个国都尉纷纷出言为其求情,魏面上微微笑,没出言回答,反倒走到那个刚刚出言请求魏查探的面前道:“我已然大胜,别都是夸耀战功如何,你为何如却在意那几个草原已经如丧家之犬的贼首?”。

出,刚才为都尉云力求情的几个都尉,心中便是苦。原本他们以为面前的,必定会惩罚刚才拦路的小,而褒扬维护上下尊卑,同样是都尉的云力。毕竟在中从来都是如,无论对错,长官的话,是绝对不会错。

可是现在魏不仅没出言免除刚才云力的无礼之罪,反倒是饶兴趣地询问起刚才的小,那岂不是表明对于云力刚才所做所为的不喜?而自己岂不是间接恶了眼前的想到以前所听到得关于眼前少年的传言,顿始惶恐起来。

而四周都尉脸色的阴晴不定,也落入从刚才便默默不发言,冷眼旁观的由进眼中。而对于眼前的窘境,由进只能心中暗自叫好。毕竟谁让他们先前多般刁难,故意枉顾自己的令?当然,并不是说由进什么欠妥之处,完全是由于他们自忖自己背后的势力,故意为之。

真说起来,恐怕还是由于自己的的缘故,由进望了望正和刚才那国小交谈的魏,心中想到。毕竟,能在被世族把控的国朝堂之中,担任方要职,哪个会不和世族沾上关系?或者便是实实在在的世族子弟,而前魏国世族的矛盾,可谓国世族皆知,因而些从地方召集而来的队最终会如,由进其实心中点都不意外,但是心中还是对他们些视国大臣为儿戏之的做法,免不了生气。

“云都尉,以后可切莫再如中上下尊卑,吾等自当以身作则,否则以后何以率兵作战,让麾下士卒服气?”,由进看似脸微笑地对着眼前的云力说道,眼神却不断扫视着眼前所国都尉们。

“是,是...,吾等遵命”,内心因刚才之事煎熬的国都尉们,听到由进的话,脸色顿不好,但也只能点头回应道。而其中的云力也只能满脸通红地点头,句话也说不出来。

由进见,也没出言继续暗讽眼前,回头望了望副要与那小还要交谈良久的魏,于是瞅了瞅眼前道:“今天就到为止吧,诸位还是各自回营,好好统帅自己麾下队,等到大营下步指示。战诸位之功,魏定会如实向国君禀报,诸位不必担心”。

由进话说完,碍于刚才的不快,眼前的国都尉便顺势立刻拱手,连连告辞。

瞅着个个像躲避瘟神,快速离去的国都尉,由进冷笑道:“下你们便要老实些吧”。至于刚才的被狠狠羞辱的都尉云力,由进也只能说枪打出头鸟,也怨不得别

“末以为,战虽说我大胜,却还没结束。些虽说现在为我阶下之囚,但平日里也曾是草原上方的首领,若我草原,用些去劝降各自的部落,或许定的奇效”,那名小眼见魏走上前来询问,心中顿不知所措,只得硬着头皮回答道。

听,心中顿感到意外,若是刚才因为眼前突然行为而所诧异,那么现在便是真正对眼前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兵法云:王者之兵,胜而不骄,败而不怨,能够放长远看,而不计较眼前的秒,不只满足于眼前的利益,听起来容易,往往做起来却是很难。

就如国在洛水大败了草原联,光缴获的战马就不下万余匹,再加上随行的粮食,财物,可谓斩获颇丰,对于刚刚差点经历五国来袭的而言,可谓是件天大的喜事。于是中顿得意满满,骄纵之气渐起,甚至私下暗自便划分,抢夺战利品归属,全然不顾中的纪,是魏所不能容忍的。

且不说之中仍四万铁骑在前线交战,就算战全歼草原之敌,始骄纵起来,对于目前的国而言,不是件好事。毕竟东边还中原五国的威胁,若是因而全松懈,纪散漫,让国国内还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股士气消散,那可是会吃大亏的。

也是为什么魏忍着对些世族领地的都尉的厌恶,却也不得不带着他们四处探查,装出副互相亲近模样的缘故,便是要警告他们,就算他们手中握兵权,但也不得不服从自己的命令,自己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外若是相安无事,自己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们麻烦之意。

“嗯,你所言甚是理”,短暂沉默后,魏脸笑着对眼前之说道。利用草原之的力量,来打击草原之,正是魏所希望的,也是魏为何处心积虑拉白戎族下水,背叛义渠王发的缘故,但然其中也其草原八国自身矛盾所致,但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想法却大致没错。

而听到魏赞同自己想法之后,眼前原本小心翼翼的国小脸上顿露出喜色,未等魏继续说话,远处的由进走过来道:“已经被末打发走了”。

听由进的话,刚刚面上还露喜色的魏,顿脸色微变,冷声道:“哼...”。

眼前的那个小闻言,立刻请罪道:“事全怪末”。

听,立刻扶起眼前之温言道:“就算没你,他们也会如。况且今日借你之事,吾也能好好杀杀他们的锐气。不过今日之后,你怕是会被他们视为仇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