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章 瞒不下去了

小说:双面王爷的小娇妻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慕帆迟 字数:4134

浅兮以为至少也要明日许雅沁才会找上门,没想到自己前脚刚坐下,就到了。

“怎么么快就过来了,与君上聊完了?”

“前些天和王后聊了会天,又和君上聊了一次。臣妾便一直个疑惑。一直解不开,实在无法,只能来求助王后了。不知道知道可否屏退左右。”

浅兮看神色严肃,又想到那支钗子和近日种种。

“清羽”抬头示意梅清羽,点点头,心下了然。带其人出去且给支远了,自己守在了门口。许雅沁见状,也叫北烟外头候

“怎么了,想与本宫什么。”浅兮冲神色凝重许雅沁微笑,心中闪过一丝不安。刚才虽然让撞见自己没规矩模样,但许雅沁是个知书达理会多少还是要在面前做做样子。

起来还是要先谢过昨日百合酥。”

“你...”

“君上已经送了安神汤,又找了厨子,母亲进宫,还送百合酥。突然恩赏实在太多了,刚才听到了你和君上对话,臣妾便发现昨日百合酥与你今日给君上送去点心摆盘一致,都不是御膳房手笔,该是王后做吧。母亲能进宫,怕也是您出主意吧。”

“该是我疏忽了,还是该是你太聪明了。”浅兮尴尬笑笑,习惯自己摆盘,没想到就被看出破绽了。

从那日谈话就见反常,后面又失火了怕担心家人,想一个人在宫里守一个假“沐稷”,实在可怜。便提了个主意,沐凛倒是不会觉得依矩不合,只是没浅兮细心,想不到些。

“无论如何,昨日能见到母亲,谢谢王后了。”许雅沁起身,给浅兮行了个大礼。浅兮赶紧扶起,叫不必如此。

“只是臣妾一事不明,王后能够如此体恤别人家骨肉亲情,又为何对家母女如此狠绝。怎么,也是您母家不是吗。”近距离接触,看到浅兮眼里惊讶和慌张。“,臣妾让人查了,若是没错。菁是你表妹。又是为何,要如此不留情面。”

“我也不想如此,但若我当初已经是放一马了,你可相信?”浅兮见都清楚了,也没瞒必要了。“可也没因此消停不是吗,反过来就敢去放火。”

,怎么就认为纵火一事是手笔,兴许是我做下呢。”

“我相信不是你。”不是询问,也没迟疑,而是十分坚定句话。

“为何”话反倒让许雅沁好奇。

“直觉吧,我人运气一直不错,选择相信都没令我失望过,所以,我还是赌次你不会令我失望。”

因为沐稷,所以相信!

两人重新落座,“如此,若是辜负了你信任,那可真是罪该万死。”许雅沁开玩笑,“既然得您一次信任,那可否为臣妾解惑,臣妾实在,想不到答案。来该死,那日都冒犯了君上。”

“可不是得到答案了吗,难道昨日豆腐鱼头汤还不合你心意?”浅兮反问许雅沁,想要如何打消疑虑。

“若答案是没什么不妥,君上又为何要和你呢。”

不是”浅兮语噎,“和哥哥闲聊到罢了。”

“既然并无不妥,那便是吧。唤君上哥哥?不知道你和君上从何时相识,感觉很是久远啊。”许雅沁抓手上帕子,盯浅兮,想捕捉细微反应。

“我确实么喊,”浅兮避重就轻回复

许雅沁看如此,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似乎就只是来闲话家常,话时手还不时在把玩茶杯“君上身上个平安符,似乎跟了很多年了,想来是。”

看到浅兮神色一瞬间错愕,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便自顾。“之前和去山上游玩时候瞧见是一位不肯喊哥哥小丫头送,那日祈福,我瞧见了福袋。”

许雅沁停下了手中动作,微微笑看浅兮。“虽然针脚规整漂亮了许多,但是角下那朵梅花,却是毫无二致。”

“没想到你心思如此缜密,么久了还记得那个平安符式样。确实是我给哥哥绣。”浅兮扯扯嘴角,快要继承毕云苦瓜脸了。

许雅沁穷追不舍“那么,你为何叫哥哥了呢?”

“以前只是不好意思叫,不代表现在不能叫啊。”浅兮拿起桌上糕点,用吃东西缓解缓解心里不安,

虽然想过许雅沁一天会察觉,但太聪明了,来得太快了!

话,那可真是太巧了。”浅兮不太明白意思,歪头看

“我也是不好意思,所以才从没叫过哥哥。因为那次还和我,那个不肯叫哥哥小丫头,是王殿下跟屁虫,还吵要做妻子,而且哥哥个称呼,只许叫。”许雅沁语气坚定,一字一句没丝毫可以反驳余地。

听到里,浅兮已经味同嚼蜡了,万万想不到们二人会么多与沐凛事情,不过想想也是,是沐凛身后跟屁虫,沐稷何尝不是呢。也是日常把个三哥挂在嘴边

“可是你知道吗,稷个人,崇拜三哥到忘我境地,让我也叫哥哥,我不好意思叫,便那也只给我叫,其人,一概不许叫。三哥心上人,特例,也要。可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叫稷哥哥吗。”许雅沁目光灼灼,想把浅兮看穿。

...”浅兮点不知所措,原本觉得不太对劲,与沐凛想了许多借口。可是,现在,太难去推翻了。

当初那么小,们之间什么事都不会瞒,而且和沐稷天天斗嘴,源头就是沐凛到底更疼谁,些当然是最能拿来显摆

当初沐稷还因为自己叫是和其人一样三哥,浅兮却独占哥哥个称呼气得跳脚,又学浅兮不吃饭,又被沐凛好一顿收拾才罢休。

若是没想好怎么回答,不如先听听臣妾故事吧。”许雅沁起身,又环顾了一下屋内。

那日,除了请安,那是我第一次来长乐宫,但我曾以为,长乐宫应该是我住所才是。

辈子,规规矩矩,可是为了一个沐稷,我做了许多疯狂事。一个大家闺秀大庭广众之下维护陌生男子,又为了寻死觅活,还为手上沾上血。可我都愿意!

过要娶我,无论是留在邑都还是回到洛州,沐稷都要娶许雅沁为妻。我满心欢喜

却没想到等到尸骨,失魂落魄回来,信仰没了,我知道很难过,想去安慰却见不到。只能从爹爹那里知道过得好不好。

我终于等到三年期满,民间都在传要纳妃,我想我终于可以见到了,可以照顾,不让一个人过得那么累。却告诉爹爹,不想我入宫。听到消息那一刻我感觉我天都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喜欢,真好喜欢,我并不在乎是不是王后,但我真想陪在身边。宫里开始热闹,唯独我见不到。我突然了寻死念头,最后被救下了。爹爹为了我,去求了,哪怕只是个八子,甚至是个奉茶女官,求让我留在身边,至少让我念想。

答应了,迎我入宫,给了我最高礼遇,可是入宫那一夜,算我与新婚之夜吧,我以为我会看到气愤,厌恶我,可却没对我疏远却理,甚至些愧疚不安。

你知道吗,碰我,甚至到现在,我不曾和同床共枕过。”里,许雅沁泪水已经决堤,十分悲恸。

,那一夜是坐在我屋里椅子上度过。我不懂,我想去抱紧却避开我!那一夜之后,虽待我亲和,可是从不在我那里过夜,见面次数也少得可怜。”

浅兮震惊,是知道沐凛,却不知道是般。

“慢慢宫里人觉得我不受宠,之前事也被传了出来,们开始薄待我,碍我爹地位,大多只敢背后闲话,但像元氏种得宠,便敢在我跟前冷嘲热讽。

可是时候却又出现了,把宫里事都交给我来操持,常常来陪我吃饭,和我话,不让人对我丝毫不尊,就样我又成了后宫里最尊贵小主。还因为我罚了元氏,让在我院子里跪了几天,才放过

可是,入宫么久,从来没主动牵过我手,没抱过我。如果不爱我,为什么要样维护我,我想不明白。

不再叫我沁沁,不再吵要我煮茶给喝,不再绕我,不再和我许许多多三哥事。

一切都变了。信仰没了,我天空也塌了。

我曾经安慰自己,也许是王殿下对打击太大才成了样,也许当初受了太大刺激,让没办法再面对我们之前感情。毕竟,对我还是很好

我终于把自己服了,用了千千万万理由,把自己服了。可是你出现了!

直到你出现了,一切都不同了!

原来稷还是会情话,还是会主动牵别人手,会为了不让流言蜚语侵扰你而麻烦我去处理。

你知道吗,那天和我时候,是我入宫之后见过最开心模样,我才知道还是会心疼人,可是那个人不是我。”许雅沁抬手擦了擦眼泪,帕子早就湿透了,怎么也擦不干。

此刻梨花带雨模样,真真让人心疼。

“我只能安慰自己,可能,移情别恋了。不爱我了!可又为什么那么关心我!从你出现。我心里就一堆谜团解不开。可我还是想陪在身边,守,守人,也是足够了,”

浅兮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个模样真太可怜太脆弱。

菁母女无缘无故成了皇亲国戚,稷一直优待们,你出现之后,们就被悄无声息处理了,当初稷不肯多那个小姑事,病逝了,三哥伤心,所以不提了。

那为什么你如今又出现在里,可如果你真是当初那个小姑,为什么你会嫁给稷,你属意该是王才是啊!

我真想不明白,,你告诉我好吗,为什么变成样,你告诉我好不好。我真,好难过...”

许雅沁跪在地上,么久煎熬,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可一切在看见沐凛浅兮恩爱时候开始崩盘。

却真善良,如果沐稷移情别恋,看幸福也愿意成为一个守护者,帮守护心尖上人,所以不让自己浅兮一句坏话,因为那样沐凛会不开心。

即便如此内心那一点希望火苗也是没熄灭,当日看沐凛为了浅兮大费周章,也是吃醋想争一争搏一把,才把那支珠钗给了出去。可是还没等到沐稷,就让看到了福袋...

冷静下来抽丝剥茧时,无法相信所爱人会做事情。几日就被样折磨,思绪一直混乱却始终无法找到服自己法。

沐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指责怎么和三哥关系吗。痛苦不堪,终于下定决心登了长乐宫门。

在地上啜泣许雅沁,浅兮也很不是滋味。“你先起来。好吗?”许雅沁捂脸痛哭,浅兮想把搀扶起来却没成功。“雅沁,你听我,好吗。”

许雅沁才抬头,渴望地望。“是,确实隐情,你猜测没错。可是,我不能告诉你,你别追问了可以吗。我知道你很痛苦,可是真相真,我怕你承受不住!等时候到了,我告诉你,好不好!别再问了,好吗!如果宫里待得不快乐,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来想办法。好不好,真,如果告诉你,我怕你无法承受。求求你,别问了,好吗!”浅兮对上许雅沁眼睛,不觉也泪眼婆娑。此刻也些慌乱,许雅沁是一个和沐凛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变数,此刻也无措重复几句话。

当初知道们兄弟一人丧命了,不敢肯定是否是千日白虫时候,自己也十分痛苦,以为是沐凛没了,几乎是每天以泪洗面,恨自己无用,不能提早察觉一些蛛丝马迹,

后来凭性情大变,凭做事方式,大胆猜测活下来是沐凛

那时候每日都在天堂地狱徘徊,开心沐凛可能活,痛苦一个再也回不来了。可们都不该死啊!

“可是我现在,已经受不了了。稷现在样对我,我已经承受不住了。我又还什么不能承受呢。求求你了,我真快崩溃了!你告诉我好吗。”许雅沁死命抓住浅兮手,乞求。“告诉我,好吗。求求你了,求求你~”

“对不起,真不可以!我真,”不出来!

“既然如此,我去求稷,让告诉我!我去求!”许雅沁已经快失去理智了,此刻像是大海里溺水人,件事成了最后能够抓住一块浮木,没办法放手。

许雅沁挣扎地起身,往门外走去。被浅兮抱住。

“不要样,好吗!”浅兮扳正身子,“你要见,我去叫,可是别样,好不好!”

许雅沁还是挣扎要出去,知道浅兮还是不愿意告诉自己。浅兮终于忍不住,一个手刀,把劈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