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 夜晚的畅想

小说:如果成为一位npc 类别:古代小说 作者:或许的或许 字数:1809

进入旅馆发现已经先步回喝酒,但自己总认为要是在这周目和他交谈的话,会有种很微妙的感觉。“毕竟按时间线上说应该还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才对,但问题在于现在基本上解大部分内容。特别是叔,原还认为他只是个经商的人,结果他居然是村庄的守护者。等下应该用哪种话语才能不暴露呢?”稍微在心里叹口气,但仍然应的邀,因为有着想问的问题,于是他单手拉开凳子坐在柜台前。在看到的举动口酒,笑着朗声说道:“感觉小身上多份男子汉的气概啊!是在做委托时经历什么好事情吗?不妨给你叔聊聊看呢。”“其实也没经历什么特别的,只是拼尽全力去做而已。”转过头回答道,但在心里思索着:“好像确实有点奇怪,但却又说不上。如果只凭感觉的话,应该和平常是样的。”随即,稍微挠挠头,把这件事情给放在边先不过多的深思,然,开口向问道:“话说叔知道整天在公会里坐着的那个人吗?”“他吗?”在听先是喝口酒,或许在思考要不要讲出吧。接着,他便将木制酒杯给放在旁,双手交叉摁在桌子上,身体略微前倾,用稍带感慨的语气说道:“呢,也只知道他很早以前的些事,近。”“欸,是这样吗?那究竟是什么呢?”半假装疑惑半好奇地回答道,但在听的语话语,觉得他想要说的事情应该早于“魔兽攻村”。“嗯,那——解到他时,还在王都运货物、经商,他的年纪应该跟村庄上的那个热血小家伙差不大,而且也跟他样满腔热血,喜欢做些超过极限的事情使自己变得更强。最出人意料的是他是个有着魔法天赋的人,但他却不继续发展魔法,跑去天天求着别人教他肉身战斗的技巧、强化身体强度,也是当时那个师傅时心软才将他给收作为弟子,也是从那刻开始,每天他都经历着超高强度的训练,基本每天他都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只不过村庄里,便不太。但听说这样是几年,当然,他好像也因为这些事情将自己锻炼到很强的地步。再是最近见到他坐到公会里。。。。。。”说着说着停顿下,稍微拿着酒杯喝口,用个挺惋惜的语气说道:“只希望那个师傅现在不要太海和愧疚。这些事情也给你杨姐讲过,她也知道。”“死头,你讲故事将故事,别把娘给扯进。”杨姐听到以这种方式提起她,直接将手里的抹布丢到的脸上吼道。随即,她便从桌柜里拿个新的抹布出边擦洗着酒杯和桌子边以常人听不到的声音在嘴里说道:“是自己的弟子,对外人讲出是说那个师傅、那个师傅的。没想到对自己的打击也挺大的嘛。”在看到杨姐和的行动稍微笑下,但在心中快速地思索:“要是周目的的话可能听不懂吧,但现在基本上,那个师傅应该。话说叔真的特别为弟子着想啊。”随即,把抹布给拿,让不要把他刚刚讲的事情放在心上,并像前几次样提醒他关于现在的森林和魔兽的危险性。也趁着劝告他的时间,在心里把的话给快速整理遍,随身体震,在心里笑道:“看起这场赌局,胜利女神已经在向微笑。先休息好,等着天到吧。”这样,在跟和杨姐稍微寒暄阵子便放下串20个银币,拿着两张符纸,准备上楼睡觉

。。。。。。。。。。

在房间内,点着烛灯的桌前,将刚刚整理并记录好的笔记本放在侧,接着随便地将钢笔别在衣领,用双手托着脸蛋靠在桌上,呆呆地看向窗外的风景。“这异界这么久,能在天里多次像这样平静地欣赏风景的时候基本没有吧。总感觉这边的夜晚怎么看都不会腻呢,毕竟亮的皎月和偶尔闪着的星星都是在原的世界看不到的东西呢,虽然相应地多出恐怖的魔物,欸——话说大街上的灯也基本上熄灭,说句书生气的话是整个村庄仿佛沉睡般,除远处偶尔在大街小巷中提着大袋子忙着赶路行商的人之外。那个红刺猬头现在八成在森林里面和魔物厮杀吧,也真得亏它们的‘攻村计划’在第二天深夜,不然可能真的回天乏术。但如果不是成为名‘npc’的话,是不是能够不管这些,慢慢去看夜景呢。嘛啊,虽然很想去深究这些事情,但还是尽可能地调整好心态,迎接美好的天吧。毕竟嘛,还有场硬仗要打。”或许是因为宁静的环境容易引起人的思绪、也或许是多周目反复看到相同东西的麻木,对着空灵的夜景个人喃喃自语道。但随便把烛灯给吹熄,从椅子上立起身向侧面躺,整个人便趴到床上,再扭两下调整下睡姿进入梦乡。

。。。。。。。。。。

依旧是在太阳光照射到的脸上时他才边揉着朦胧的睡眼,边立起身。“呼哈”地个哈欠和个懒腰跳下床,衣服只是拍拍并没有去整理。在他感觉精神稍微好便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开始最为重要的第二天,毕竟今天是决定成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