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日本怪谈之梦鬼(下)

小说:听开始了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白毛儿狐狸 字数:8629

第十四章 日本怪谈之梦(下)

人就牺牲者,要负起一切责任。其他人大概会这么说吧……在我之前玩梦那群人,最人,就这张照片主人吧,现在从那人换成E……事情只过就这样。过还疑问留下......

,就D发现纸张和照片!这些东西谁放?没这些东西话,E会玩梦啊!

这时候,人走进房间。“住持!她果然醒过来!……这些小孩就……”男人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地走进来看年纪大概在20几岁。

住持:“这样啊……果然醒过来啊……对啊,这些孩子就昨晚进行孩子。这人就在你之前玩过梦人。”

!!!!!!这人就在我之前玩过梦人吗!这人……,要这家伙话,E会……我朝这人冲过去。

住持:“住手!做这种事情半点意义!这家伙心情和你一样!迄今为止怀抱着怎么样罪恶感活到现在,这点你应该清楚!况且你错啊!”

我:……确实这样……我错,责备这意义。

男人:“真很抱歉……因为我关系,害你……过你怎么知道梦事情呢?我还以为在我那次之就已经结束……”

住持:“因为这关系啊……看这东西,这些孩子才知道梦事情。”住持把D拿到纸和照片拿给那男人看。

男人:“为什么这东西会落到孩子手上?住持,难道说……”

住持:“啊,大概吧……为确认这点,我在等你来到那女孩(E之前牺牲者)地方去一趟。你一起跟来!”说完以,我就走出这房间……

从寺里出来。等待在寺院前父母和老师。母亲看到我,叫名字,抱着我。顾一切地槌打着我,从眼眶里流下泪水。

母亲:“你这孩子真!你知道自己做什么事吗!明明就告诉过你梦恐怖,你却……”

我:对起,对起,妈妈……可我,我……我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对母亲说话,我只能哭着回应……我真知道会变成这样。 而且真好可怕……感觉好像已经很久没见到妈妈。 爸爸在妈妈站着。爸爸没看我,往上盯着天空。大概想让我看到他眼泪吧。穿着西装父亲,大概上班中直接过来这里吧。大概只那时候我才稍微忘记关梦事情。看着父母亲,种非常安心感觉。过安心感只出现一下就消失……

E在。

我看看四周,在现场E以外父母、还老师、住持、和那男人而已。E家长、还E都在……其他人被父母抱在怀里哭泣。大概大家都和我同样感觉吧。

我:E呢?E到哪里去

母亲:“E酱她……被E酱妈妈带回家去想被大家看到吧……E酱,已经醒过来。E酱……已经见到自己妈妈。想到这里,妈妈就觉得很难过。”妈妈边说,一边用力把我抱在怀里。然爸爸过来抱着我。三人暂时抱在一起,什么话说。而我则忘情地放声哭泣。就在此时,住持开口:“各位家长,我知道你心情,过这边就到此为止吧。这些孩子和我,还非得要去地方。结束之,这人和我会把孩子平安地送回家。所以在此之前,请诸位先回家去等待吧。”住持说着,用手指向在我之前参加过梦男人说。

父亲:“住持,这谁啊?我在这里等孩子时候,他突然急急忙忙就跑进寺里去……”

住持:“这人啊……在孩子之前去过梦人啊,就当年那事件当事者。”

!!!!!!!

听见那句话瞬间,父亲脸色一沉,上前抓住那男人。

父亲:“就你啊?你就那时候家伙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如果话,这些孩子,还E酱会遇上这种事情啊!都因为你,这些孩子才会……”

老师:“请要这样!这错,但……但孩子同样错啊!而且……没仔细照顾好这些孩子我……错……”父亲听老师这么一说,就放开男人。然:“这种事情我知道……我一样错……”说完这句话,当场摊坐在地上。那么急躁激动父亲,我还第一次见到。

住持:“这位家长,我很能够理解你心情。过,这人迄今怀抱着苦痛心情活着。一直处在悔与反省之中活着。这点希望各位能够体谅。”

父亲:“过,过住持。我、我没办法原谅这男人……”男人:“我明白,真非常起。让孩子卷入这样事情,通通都责任。我敢冀望能够得到原谅,毕竟我无法挽救事情。这你孩子责任,责任。全部都要怪我,真……非常抱歉。”男人这么说着,在我面前深深地下跪道歉。 我能够原谅这家伙,可过错。我没资格去责备这家伙……可我除看着这家伙以外,什么

父亲:“……住持,我会在家里等这些孩子回家, 请你保证一定要安全地把这些孩子送回家。还你!我绝对会原谅你要再第二次出现在我面前!明白吗!”

男人:“我明白……真非常抱歉……”

住持:“我保证一定平安把他送回家。所以这些孩子回家时候,请好好地欢迎他。”

父亲:“我明白…… 〇〇,爸爸和妈妈会在家等你回来。”父亲说完,便回家去。其他人家长,还老师一样。家长回去,住持把我集中起来,开始说话。

住持:“我现在要带你到医院去。在你之前参加梦牺牲者现在就在那里。对你而言说定会点难熬,过我非得要确认事情,你知道这件事情义务。”

住持这样说完,带着我到那男人(以下称为G)车上,让我撘上车,往医院出发。坐在驾驶座上G,助手席上住持,我人全部坐在车座上。因为G箱型车,所以可以让全部人都搭上去。

接下来我就要去见之前牺牲者。光想想就觉得可怕……为什么要去见她呢?这时候我知道原因。车子出寺院,往医院前去。

G:“你,接下来要跟你当年我玩梦那时事情。这件事情,希望能让你知道……” G一边开车,一边把故事原委告诉我

G:“我玩梦那时,在中学三年级时候。那时候还谣传着梦传说。然关于记载梦真相文书在那间寺院里事,从谣传里听来。我中学生,想在中学最日子制造一点回忆,所以大家决定要去玩梦。包括我在内,参加者一共人。最初由我和另外一人,潜入寺里,读文书纪录,然把方法抄写下来。因为我怕会人回到寺院来,所以只进行梦方法、里头已经在、还被那家伙碰到人就要当这些事情。把这些事情告诉大家,大家笔记。然在讨论梦话题时,人这样说:‘这就和捉迷藏一样吗?’ 迄今为止参加梦人数都多,都独自前去。可人参加。被最初抓到人就会变成下一,这样想起来,就跟捉迷藏一样啊。 我抱持着参加试胆大会心情,进行,约好一开始当人要进行惩罚游戏。讨论好之,就决定进行这恐怖捉迷藏游戏。然就把我中学定为举行梦场所。然照片,发给大家。进行梦时间在潜入寺院三天之。各自在那一天夜里,进行手续。然成功地进行。一开始大家都很兴奋。大家都梦到相同梦境。人没成功。根据来住持说话才知道,那家伙大概和曾参加过强烈血缘羁绊,所以才没办法参加。参加者包括我一共九人,然就开始。 但完全没现身,比起恐惧害怕,我还更期待早点见到模样。所以大家就找起来,明明在玩捉迷藏才对啊……然久,我发现。就看到黑色家伙。来追我,反而逃跑管我怎么追,停。”

那时我偶然看见住持脸,住持正对着远方景色眺望,但眼眶里泪水打转……

G:“过一阵,我终于追上。但一点要抓我意思。然其中一人就自己硬过去让碰,说再这样下去,一点都好玩。那家伙被一碰,马上变就成那副黑色怪人模样……过自己好像没发现自己已经变成黑色怪人样子。同一时间,最初消失。我大家一害怕,就四处逃跑。虽然我知道被碰到人就要当,却没想到会变成那副怪模怪样黑色。然人接着一人地当,直到现在我要去见人当为止。我第四,醒过来时候,已经参加梦两天。我并觉得已经经过两天,因为身边一直都被黑暗笼照关系吧,对时间感觉就变得迟钝。醒过来以,我就被家人带着,去刚才那一间寺院。然和你一样,从住持那里听说真相。然再被带到最初我碰见住持夫人所在地方去。住持夫人已经睡将近30年时间,身体变得十分消瘦,让人忍心多看。我当场就理解到,我让这人迄今为止一切努力全都给白费掉。让应该要结束掉悲剧,又再次发生。所以我……我……就算想要偿还,就算想偿还,无从偿还起……”G说完之,他就哭。住持,然开口说道:“妻子没办法说话,这些人去到医院时候,只眼泪流停。‘我把这些孩子卷进这件事情里……又让年轻孩子牺牲……真甘心,好难过……’妻子用这样歉疚眼神看着众人。看到这样妻子,我真……真好痛苦……”住持夫人为把梦结,自己自愿当牺牲者。可……她希望却没能达成。又牺牲者出现。住持夫人到,一定想要自我吧。就算为此要把几条年轻性命一起卷进来……所以她才会拼命地逃跑。可,还别人当。然,另一人当牺牲者。住持夫人在逃跑时候,抱着怎么样心情呢?独自进行着永无止尽,突然眼前出现一群参加梦年轻人。为令一切结束,只好连这几年轻人性命一起赔上。除此之外别无办法。可,希望终究破灭,结果牺牲者还一人。现在想起来,只牺牲者,说幸中大幸。然……E她……又一人当牺牲者。只这件事情上,什么都没改变。

在到达医院之前,我一路沉默无言。接着我医院,前往我之前牺牲者所在地方,来到一间病房外头站着。病房外写着名字,跟D从图书管理拿到照片上名字一样。在这扇门面,我最初遇上就在里头。里面两位女性,和一医生人。其中一女性(以下称之为H),看上去容貌消瘦,躺在病床上。从窗户眺望远方景色。从她身上穿着医院准备给病人衣服,看得出这人就在我之前牺牲者,……就算看服装,光从样貌可以知道她。然另外一女性(以下称为I),稍年纪,应该妈妈吧。猜得没错,I对着住持,开口这么说:“住持先生!我女儿醒过来喔!所以我才一直告诉你,我女儿迟早一定会醒过来嘛!……然,你!(她指G)我告诉你要再来这里吗?刚刚突然跑来……都因为你关系这孩子才变成这样啊!”

医生:“睡这么多年,到现在为止能说话,连身体都会动。却突然醒过来,连我医生都吓一跳啊……”

住持:“这样啊……好意思,可以请你稍微离开一下吗?我重要话要讨论,想让人听见……”

医生:“我。”医生说着,就走出病房。

I:“话说回来,住持,这些孩子?”

住持:“……这些孩子,又进行啊。因为这样,这孩子才会醒过来……”住持这样对I说,我走到I和G跟前。

I:“这样啊……”然I就站到我身前,一接一摸着我头。“你孩子呢,真谢谢你。”

!!!!!!

谢谢你……谢谢你……

为什么要跟我道谢呢?我,害E变成牺牲者啊!完全没任何值得道谢啊!但这人却说谢谢我。说我这女孩……而且还说这女孩迟早一定会醒过来……就好像,早就知道她会醒过来样子……难道说……

住持:“夫人,我话想要问你,关这东西……”住持说着,把D从图书馆得到照片和纸拿到I眼前。

住持:“夫人,这张照片孩子(H)东西。当时夫人说这女儿最遗留下来东西,所以把这照片给拿走过这照片却到这些孩子手上,现在才会在这里。还这张纸,上头写进行方法。这到底怎么回事!老实说吧!夫人!”

I沉默一阵子之,走到H旁边,摸着H头开始述说……I:“我啊……无论如何想让这孩子醒过来。明明还只中学生,却到死为止都只能这样睡着……我实在能够接受。可已经没人能救这孩子。谁都想要参加梦,我自己又没办法参加。那……就只好让别人来进行梦。所以,我才把这张照片和纸夹到图书馆书里。这孩子日记里,写关梦事情喔,就这张纸。知道关梦事情大人会参加,所以才把它夹在小孩子会看书本里。过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呢。放在太人气书本里话,说定马上就会被图书馆职员给发现。所以才夹在没什么人气,鲜少人借阅书本里头。只过,要在小孩子拿到手之前被什么人发现话,计划就能进行,所以我去图书馆好几次,断地确认。可照片和纸都还夹在原来书里头没人发现。所以我又好几次换到别本书里夹着,等着谁来把它拿走。然,终于书被人给借走。假使事情顺利话,这孩子就能醒过来。我这么想,然这孩子果然醒过来。住持先生,我做事情或许坏事。但那这些孩子自己要玩啊。我只把照片和纸夹在书里而已,又没拜托他照着做,这些孩子自己要玩梦啊。多亏如此,这孩子才能醒过来。孩子,真非常谢谢你呢。”

住持:“你……你知道自己干什么好事吗!因为你关系,把这么小孩子卷进这件事!”

I:“那些跟我无关!我只要救这孩子而已!况且,要说责任话,本来你太太错吗!因为你没马上杀你太太关系吗!还你这家伙(G)关系!这孩子一点过错!所以应该由她来牺牲!所以我做理所当然!”

住持沉默片刻,一副哀伤表情,对着I开口说:“说得……这……能怪罪任何人……许……一切过错都在我身上。夫人,我会再到这地方来。”

I:“好,请你要再到这来!”话说完,我就离开病房。这时我都搞什么状况,只安静地听从住持话,从病房里走出去。我事情毫无疑问,坏事,因为这样,牺牲E这么一位重要朋友,这点绝对没错。可……可却被人给道谢……明明做这么坏事情,却人感谢我。总觉得……好可怕。对I而言我事情,说好事。可……可我却一点觉得自己所做好事。我过救出牺牲者,然制造另一牺牲者而已。说定……只这样而已。

搭上G车,回家。G在送我回去途中说:“H妈妈(I)在去年,丈夫过世。我知道原因,但我想大概自杀。自己孩子醒过来,这对父母来讲真很痛苦事情吧。从那时起,那人就开始对住持说:‘那孩子会醒过来’因为她准我去探访,所以只能从住持那边知道H情况。没想到I居然会做下这样子事情。只觉得她精神状况太对劲而已。丈夫过世,除长睡女儿以外就什么关系吧。

在H发生事情之前,她其实很好人啊……大概忍受独自一人寂寞,才会做这样事情吧。让她变成这样……你什么过错。从现在开始,你会遭遇一些难过经历吧,我这样。管遭遇什么样痛苦,绝对能逃避。要像住持那样,直到最都背负着责任,努力生存下去。我同伴之中忍受痛苦,而选择自杀人。但管多难过,绝对能死!生存下去,唯一能够做补偿。这,住持告诉我话……还,真非常抱歉……”

住持则直到最,都没再开口。大概对没能够预测到I行动自己感到懊悔吧。然因为这样,又出现牺牲者。被说成一切都因为自己夫人错,说伤到他。而这时,对这句话真正意义,我还完全明白。然就回到家里。我家玄关,父母亲都在那里等待,然,又将我抱在怀里……进到家里之,我把刚刚发生事全都告诉他。然从母亲口中,突然说出让我意外话“说这种话或许太恰当,过……妈妈觉得,牺牲你,真太好……虽然对E酱太好意思,但妈妈在乎〇〇你啊。然,对于E酱之前牺牲者妈妈心情,我非常能够理解……妈妈……假使和那人立场相同,说会做一样事情。〇〇,所谓父母啊,比起自己,更在意孩子事情。等到〇〇爸爸,那时就能理解。”母亲这样对我说,又抱着我再度哭起来。

这样吗……只要孩子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吗?那么,E妈妈,会做这样事情吗?结果没完没吗?

从那以,难过日子在等待着我。总想着E事情。每晚都梦见那梦。E最,害怕地看着我,发抖表情离开我脑海。我总懊悔着,流下眼泪。每日都在悔,悔做下无可挽回事情。而我只能忍耐着这件事活下去。想到这里,就觉得很可怕,还……非常难熬。学校去上,老师经常到夹里来探望“〇〇君,我知道你很难熬。可啊,最难熬E酱喔。所以〇〇君,你振作起来喔。连同E酱份一起,努力活下去喔。”老师话安慰我。只在那时候,才稍稍感觉到内心被安慰

煎熬着、苦痛着,好几次都想要逃避现实。可那时候,G说话就会在脑中回响。活着唯一能够做补偿。

对呀,E比我忍受着好几倍痛苦,比较起来我处境还算好啊。E在那黑暗之中,一直孤零零地待着。跟那比起来,我……每想到此节,管再怎么辛苦,我还下来。只在E生日,我才能去探望E。大概想见到把自己孩子卷进这种事情家伙脸吧。过E母亲,只在她生日时候,准许我去见她。她说至少在生日这天,希望大家能热闹地献上祝福。E说她将来,希望可以当老师样子,说自己要跟老师(我班导师)一样,当亲切老师。可,这梦想,却被我给破坏。这件事,会跟随我一辈子……

E很小时候,父亲就过世,那之一直都和母亲两人生活着。那位母亲,却因为我关系变成孤单一人。这件事,会跟随我一辈子……

,在我20岁那年,E还醒过来,而就在E快要迎来20生日时候,事件发生……

2009年,11月15日,E死。正确来说被杀……被自己母亲给勒毙。因为这件事牵涉到梦,所以没对外公开。E母亲似乎生很严重病,自己女儿一辈子都醒过来,为此受到打击说造成生病原因之一。E医药费,全部都由她母亲出。我父母因为责任感关系,每月都提供一点点赞助。E母亲似乎每天下班,就去医院照顾E样子……每天、每天,都握着E手,跟她说话样子……大家都希望梦可以早日完结,所以地方上人从来没提供过金钱援助。只要E一死,一切就能随之结束……大家,都盼望着E可以早点死掉。因为上次发生过事情,大家都注意着E母亲,监视着她样子。

“万一我死,就没人照顾E,会去探望E人再。这样E就真只剩下孤单人。就这样被别人抛弃,孤零零地等死定。与其如此,干脆我把E给杀,然去死……我想把E从那恶梦之中给解放出来。解放方法,只让E死掉一途。我想再见这孩子受苦。E……请原谅妈妈。然,在那世界,带着笑容活下去。”这E母亲留下来遗书上写内容。

似乎谁注意到,她考虑得那么深,E成为梦被害者事情,除一小部分人知道内情,并没告诉其他人,那让E被人杀掉,还保护我。H那时候样子。H在那之搬到很远地方去,这从G那里听来。似乎空气清新地方,和I住在一起样子。医生似乎知道H被害者,所以当H醒过来时候才会大吃一惊,E发生事情时,似乎让他知道原委样子。

住持在那五年之过世。我每年盂兰盆节时候,都会到住持墓前去参拜。住持和住持夫人葬在同一墓穴里,在那世界,两人一定又说上话吧……每年,我都在墓前合掌这样祝福着。我人出席E葬礼。E和E母亲就躺在彼此隔壁。看E脸……真像睡着一般面孔,怎么看已经死掉脸。

已经,会再看见那恶梦吧?这样子,说定比较幸福一点啊……在E葬礼上,“终于死啊”“这样一来真结束呢”家伙存在。真敢讲这样话啊……E她……E她可一直孤单一人,在那黑暗学校里头待着,一直忍受着痛苦啊……她没理由受这种苦,明明还小学生,从那之却一次醒过来,就这样死恋爱,还梦想,什么事情没能够做。害她变这样,就好像,亲手杀E一样。

握着E手,除道歉之外什么。我在E葬礼结束,去晚上营业家庭餐馆,大家讨论起来。E就这样被遗忘。要,E事情就谁会记得,因为我知道梦人里,最年轻一辈。这么悲伤事情,希望大家忘记,这么悲伤事情,在现实里发生,还将很多人给卷进去。这件事情,就算只少数人,希望能够让大家知道。

在我讨论过,我决定在这网页把「梦事情给写出来。因为害E当人,我,所以我决定要来写。

听我这样讲,大家都接受。虽然我决定要写过想到当时发生事,果然还觉得很难过,太难过关系,所以写得很顺利……过总算还来得及赶上。今天E生日,20岁生日。无论如何我想在今天把这件事给写完,什么太复杂理由,就想在今天写完。然,想要说一句,生日快乐。

我现在上大学,以成为老师为目标,其他人朝着各自梦想而努力。

想成为老师理由,一来因为那E梦想,一来因为被小学时导师给拯救关系,我从老师那里,学到很多重要事情,所以我想要成为一教师,然把这些事教给孩子……一点点好奇心,可能导致一辈子悔;一点点好奇心,可能带来一辈子幸。然,当你觉得自己时候,一定还比你更人存在。所以过多么辛苦,绝对能够逃避。我想把我学到事情,教给孩子知道。因为那我唯一能够做事情。

当然,我会把梦事告诉他。我想教导孩子,关于活着这件事情难处,还重要处。我觉得H母亲和E母亲做事情正确事情,过两人做事情,都自己孩子着想;还,从前村长所做事,别人着想,所以我没办法责备这些人所作所为。

,我绝对会忘记我重要朋友牺牲这件事情。

“E,生日快乐。”

(完)

记:

读到最人,真非常感谢。虽然只把当时回忆给写下来,可写到一半,果然还觉得很难过,一度想过要放弃写。过毕竟还想让更多人能知道E事情,所以一路写到现在。

现实中实际发生事情,那间寺院和那颗岩石都实际存在东西。所以,我只把体验到事情,一五一十地写下来而已。由于第一次写这么长文章,说太懂,错字或漏字地方。因为初次在这样网站投稿,刚开始还犯一点技术上错误。然把当时状况详实描述,所以才写成这么长。

对于此事,在此深表歉意。

,在最,还一件事情非得道歉可。那就进入梦方法……说定已经人注意到。就在进入梦之前念咒语,那其实,正式咒语,念“梦先生”,而念压在那岩石下头名字。

所以说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梦名字只俗称,进行梦咒语却会包含“梦”这名词。

为什么要刻意写假咒文,让读这故事人去玩梦关系。毕竟,说定还人会因为一时好奇而去尝试。现在已经没存在,所以万一进行,说定就永远醒过来,又或者,什么事会发生一定。况且,我只E事情才写。E事,就算只少数,想让更多人知道。所以为让故事容易明白一点,才写规则上去。关于这点实在很抱歉。

,我直到现在,会做那恶梦。但我从今往会努力地活下去,因为这我唯一能够做得到补偿。

好几年前翻译东西,可能板友在别地方已经看过。然补充一下:日本人所谓」(Oni),跟我其实一样东西,我通常指阿飘,阿飘在日本,而称作「霊」(Rei),灵。

日本说在桃太郎故事里或其他漫画里看到:头上长角,青面獠牙,身披兽皮,手持狼牙棒形象。或像灵异教师神眉里头藏在手里那一只,比较接近大型妖怪概念。

日本句俗谚「に金棒」,给金棒,就说「已经够威,你再给他一根狼牙棒,他就更威」,如虎添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