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好钢用在刀刃上

小说:东风与西风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崔栚岚 字数:2724

67.

剩下旅程中,豆豆依然像是长了tjp身上样。即便算是tjp为了讨好闺蜜,这么路不撒手地照顾个这么小也是够了。

“不觉得这戏可能有点儿演过火了么?”问美大花。

“不觉得。”

“不油腻么?”

“不觉得。”美大花看着前面连体两个人,突然反问道:“真正孤独过么?”

这工作性质是单枪匹马,当老师,得耐得住孤独。不过,怎么想起问这个了?”被美大花答非所问弄得有点儿丈二和尚了。

孤独,其实根本没真正孤独过。工作时候是个人单枪匹马。但是面前总有群仰慕学生吧;六亲缘浅,可是家里所有亲人不都是真心实意地善待么,即便们表达爱方式可能过于平淡;单身时间很久了,可是哪次不开心们这帮姐们儿不都是随叫随到;而最认为孤独工作,个人码字儿,其实本质难道不是种感情宣泄和自剖析么……看起是独独往,但是都不是个人,充实得很,点儿也不孤独。”美大花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研究了。

“额……孤不孤独和tjp不撒手地带孩有关系吗?”问。

还不明白吗?”

要明白什么?”

不孤独,没办法感同身受,所以才觉得演给们看。”

听到美大花出这个,突然个瞬间,觉得好想并不了解这个挚友了,因为居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过她那种孤独。

“前阵单位有个刚实习小妹妹未婚生了。不明个23岁女孩,刚出社会没结婚生孩,肯定都以为她是受骗上当了。可是知道吗?这妹妹打没记事儿她父母离异了,两边谁也不要她。她14岁之前是路寄宿长大,14岁之后自己打工,兜里有富余她租房,没钱硬着头皮借住同学家。她亲生父母对她完全是不管不问。还好她自己争气,路公费算是把书给读完了。她那个孩爹其实跟她也算是个P*友关系。她怀孕了也没跟任何人,自己瞒着。可是她妊娠反应特别大,看出了,以为是她年少无知合计劝劝她,可是知道吗,这妹妹听到有人能为她着想,卫生间抱着大腿哭起了,那眼泪流得她自己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开始不知道她这种情况,还劝她不能要这个孩。可是知道她和什么吗?”美大花到这她心疼得眼睛又开始红了。

“她什么?”揽住了美大花肩膀。知道她是真感同身受了。

“她她再也不想个人了。”美大花完,喉咙哽了下,“当时听完眼泪都下了。”

听完这个故事,有点明白美大花究竟是想跟什么了。

如果tjp今天表现是发自内心,那么这个表现是可以找到源头虽然还有妈妈。但是16岁没了父亲,很可能妈妈现已经再婚了。

中国亲生父关系都常常不是很融洽,更何况是继父和继关系。谁都想父慈团和气,可是想做得到实是太难了。

可能不缺朋友,也不缺好哥们。但是讲,这两类人般情况下是很难给个怀抱。除非身边从都没少过女人,否则以这样个性,想要个拥抱估计只能养条大狗了。

是想,看起是豆黏着tjp,但是实际上是tjp黏着豆是吧。”

是彼此各取所需。”美大花,“要是们没分析错,以后要是想对好,多抱抱吧。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那谁可怜呢。也需要安慰啊!”边儿噘着嘴想去强吻美大花。

美大花巴掌把脑袋扇到正前方,道:“有劲儿往前面使去。”

68.

好钢得用到刀刃上。

洗完澡,手机这边儿体检结果已经出了。和tjp器质上无感染无病变,要是再想去细查得找中医或者去日本了。

边儿催促tjp去洗澡,边儿把自己搭到沙发上晾干,满脑怎么才叫把劲儿使对。

想去,想到几乎人格都分裂。心里那个善良小天使孤军奋战,她拿着她仙女棒被气得嚎啕大哭,边哭边儿骂剩下那些都是魔鬼,是流氓。

上学时候,们这些姐妹闹着玩时候最喜欢是扮演流氓。明明是群良家妇女,却偏偏执着于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这么反常举动根本原因,也是直到前阵才合计过味儿

想明白那个瞬间,心里相当黑暗。

面对个集齐《变形记》里各大神仙事迹于学生时候,们整个团队所有人,包括都束手无策。可是束手无策不代表坐以待毙,从那时起,每次和这个孩包括孩家长会面时候都是妆容整齐,言辞得体,举止谨肃。

嘴里都是新闻发言人辞令;表情都是资本主义营业性笑容;对学生所谓关心,都是建立没办法拒绝甲方爸爸和乙方孙基础上,尽量不去夹带什么师生之情。

那段时间,美大花赞是成熟了,但是是知道自己道貌岸然

己之力救不了那个孩,同时也没办法告诉学生和家长不要文化课上浪费时间了。因为这样会同时影响余下五科老师营收。

这个二世祖身行头抵得上学期补习费用。家里也是明知道学习不行,但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良心找到了借口,不用为了这个谴责自己了。

这个多余故事出,其实是想这个——坏人才需要拿出副衣冠掩盖自己禽兽本性,好人即便被泼了脏水也改变不了是个好人事实。

这个意思,再往上升华差不多是鲁迅那个战士和苍蝇论述。

不过觉得今天还得附加个讨论,是是什么让苍蝇变成了苍蝇。

收回思绪,这只绿豆蝇今天是准备吃定眼前这块肉了。

但是具体怎么吃,诸多方案中游移不决。

不过有点是肯定要上本垒,个成年人怎么不能上本垒?

《特洛伊》里海伦王后靠什么让帕里斯为她生生死死,今天要靠什么俘虏身边这个男人。

这事儿没干过,确实是上不得台面。但是还是那句话——手段不是问题,有问题是目又没想从身上得到什么物质上好处。觉得这么做没什么值得被批判。

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给自己找足了理论基础。形而上方面,师出有名,野心勃勃。

主意已定,!这是偶像姜文语言。

趁着tjp去洗澡间隙,外面噼哩噗噜地布阵。切安排妥当,tjp那边儿水声也已经停了。听到吹风机声音,便悄悄地溜到了浴室门口。

能进么?”门口问。

“额……需要穿件衣服吗?”里面问。

试着推了下门,门根本没锁上。瞬间觉得这只小狐狸还是小瞧了这只老狐狸。

不等把衣服穿好吗?”笑着这话时候睡衣睡裤穿得是整整齐齐。

“这还不齐整么?要不再给打个领带。”着顺手拿着手机上套到上,认认真真打起了领带。

看着本正经表情,抿着嘴笑不话,任由摆弄。

“好了,看看手艺怎么样。”扭过身看着镜

透过氤氲看着镜中虚像。

伸手擦去玻璃上水汽,水珠儿顺着滴,滴,滴地滴下

时光被柔情感染,它这么慢了下

伸出手握住滴着水手,温柔抚着。

已从呼吸里感受到了味道。这味道起初似乎还很驳杂,但渐渐地,这味道变得纯粹且诱人,只消轻嗅,嗅得出里面渐渐凸显魅惑。

水滴从手上流到了手心里,那里,觉得水滴好似忽然地蒸腾了起手感觉到了热。

这是热情。个孤独灵魂今天渐渐燃起热情。

这热情里面包含这什么呢?

期待份欢爱吗?可是这样越过了接下想要做事情。

任何优秀作品,都是有好节奏

场好爱,需要双方合拍。而们两人显然都深悉此道,摆弄着手指,缓缓动作里试探着寻找着节奏。

观察着动作,心里默着节拍,回应中,拿出了久不示人那份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