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说:大瓠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子挥 字数:2278

那胖子的纹丝不动的躺着,似乎昏迷已深,只手还按着臂膀断处,脸上痛苦的神色。

秦山见他不话,又:“在恢复体力还在恢复功力啊?”

但那胖子任他拍打还询问,仍旧动不动。

秦先摸摸下巴,收起笑脸,换个举刀欲挥的姿势,边冷声:“刀下去,那半边胳膊就也没,你确定还要接着装下去吗?”

“别、别、别!醒、醒!”那胖子忽然睁开眼睛连声,“刚才受伤太重,时间昏迷过去,还望侠饶命,熊心豹子胆,才侠的钱财,都,哦,都那瘦毛猴子的主意,不怪啊,真的,真的,真的!要不那瘦毛猴子,什么也不会啊!就再借十个胆子也不会啊!侠饶命呐!哎呦,疼死......”

“你们千虎帮的人?”

“啊?侠知们千虎帮?”

秦先没话,定定的看着他。

那胖子眼珠子哗啦啦的转阵,时间拿不准承认好还不承认的好,又见那少年不妙的眼神看过,只得干脆:“侠既然知,又何必多问,叫封坤,正位千虎帮的风云榜六十七名,江湖人称‘夺命刀’封坤就那瘦子兄弟名叫何乾,正位千虎榜二十名,雅号‘销魂剑’。”

“就你们幅模样,你还挺骄傲?”

“不敢不敢!”

“千虎榜什么东西?”

“不,呃,什么东西,就帮内的个排名,论武功地位的个排名。”

“哦!个问题,想请教。”

“知无不言,侠请问!”

“千虎帮的地盘多大,最近吞并那些地方?以后准备吞并那些地方?现在门人弟子多少?内门弟子又多少?就些,你可以补充。”

秦先口气完,开门见山的直接。

那胖子听,反而笑,言:“个简单,帮内别人可能不知,但种事情最知侠听慢慢。”接下,那胖子丝毫没犹豫,竟然都详尽的给他

千虎帮已经吞并到离七星帮最近的个县城,个县城计划会在近三个月内吞并完毕,然后便开始整合吞并的势力。

胖子甚至还形象的:“吃的多,嚼着也需要时日。”

但至于以后准备吞并的地方,那胖子却也,目标却不七星帮,而飞鱼帮,个帮派正与七星帮鼎立三足的另外个帮派。

当秦先问吞并另外个帮派几分把握的时候,那胖子告诉他七分,并且详述另外个帮派的弱点,原飞鱼帮自从前几年帮主被刺杀之后,几年内部混乱,帮众分流各堂,隐隐自立之势,飞鱼帮实则已经名存实亡。

所以千虎帮的便掉转矛头,暂时放着七星帮个没落的“派”不动,而在归拢完个郏县十几个大大的帮派之后,便着手开始整合起飞鱼帮,千虎帮帮主的意思最好不战而屈人之兵,争取用最快的时间纳入己帮,为千虎帮所用,如果个计划达成,那么七星帮面对的将会个更加强大的对手,到时候二帮合,若能齐心合力,对付起七星帮个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怕也不什么难事

而现在千虎帮的内门弟子已达到三千,外门弟子无数,据胖子,那内门弟子的三倍以上。

那胖子信口,竟然所知的极为详细,连飞鱼帮多少人,各堂多少人,武功及能力排名等等些东西都能够的上

秦先听罢,心中惊讶,如果胖子所言属实,七星帮便显得岌岌可危

反观千虎帮的份燎原之势,那七星帮如今却还陷入内斗的沼泽无法自拔,连唐春风提起此事都只叹息,没奈何。

七堂之中,只听风堂内外各路信息的入口,不知听风堂否对此事知几分。

他摸摸下巴,忽然心中惊,盯着胖子问:“你排名如此靠后,甚至比那瘦子还低,为何知晓能些帮内秘事?”

那胖子被他问,眼中精光闪,打个马虎:“嗨!算什么,吞并飞鱼帮的计划早就不什么秘密,帮内千虎榜上的人都知,不奇怪。”

“不奇怪吗?”

“不奇怪,哎呦,侠,你可怜可怜吧,看在么多的份上,条胳膊再不医治,就会流血而死的!”

些事太隐秘,你知的太多。”

也知太多不好,可帮主跟关系好,被迫听的,谁愿意守着那么多秘密过活啊,?没办法呐!”

吗?可从人情上讲,样的秘密,除非极为亲近的人,不然帮主怎么会随便样的秘事!”

“哎呦,所不知,给你实话吧,也省的你乱猜,千虎帮主的妹妹,娶的,下知吧,嘿嘿。多的就不,你自己体会。”

体会你个蝎子粑粑,你手不好好按着伤口,在怀里摸索什么呢!”

那胖子被他问的窒,反大大方方的掏边掏:“嘿嘿,没什么,你瞧!”

秦先眼睛微眯,惊觉不对,柴刀脱手而出,甩出去,同时往地上趴,只听头顶“嗖嗖”的声音,似什么东西飞过,当下吓出身冷汗

再抬起头,那把半把柴刀已插到地上,而那胖子正健步如飞的在街上奔跑,边跑边大喊着“救命啊,杀人啦,谋财害命呐”。

秦先眉头皱,暗骂自己大意,他猜测胖子在趁着话的间隙,暗自恢复内力,但当时听的入神,却疏忽此处,心中暗骂自己大意。

显然,跟种江湖老手相比,他点江湖经验还些差距,尤其在种关键时刻的掉以轻心。

虽知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的理,但此时,见街两侧的窗户已经探出几颗人头,加上刚才他使用秘术强行使出六层九颠功,此刻身体所耗之力已接近极限,他真切的感受到体内的力量正在争分夺秒的流逝,所以他没再犹豫,在原地并未多作逗留,而悄悄退避

离开之前,他拿回自己的钱袋,又在那瘦子身上搜刮气,没想到瘦子到也几分家底,倒笔意外之财,也不知家伙随身带么多钱财干什么,除此之外,还搜出册子,那本册子自然也无心细看,只先揣着。

当下不再犹豫,快速的往后撤去,他必须尽快离开里。

好在,他已经获取足够多的信息,相信样的信息完成任务已经绰绰余。

至于那个酒楼,他自然也不会再回去,当初他故意给店二透露信息,消息定然也二哪里走漏出去的,回去多半等于自投罗网。

他要去的另外个隐秘的地方,而他培养半个多月的马儿就在那里等他,那他花不怕人坑的高价买匹良驹。

找到马儿之后,他星夜兼程的赶回七星帮,走到山下时,他换回七星服,把买的衣服包,背在身上,然后笑着冲那几个哨位或坐站着的几个人打起招呼。

那几个把哨的见他拉马回,围过对那马儿评头论足番,都交口称赞。

秦先客气几句,告别几人,赶紧拉马上山,返回“百草堂”后,头上细密的汗珠像雨样的下。

此时的他,已经近乎虚脱

上山的段路,要不趴在马背上,差点就要他的命。

还好,他终于回

秦先推门进屋,便头栽倒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