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小说:大瓠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子挥 字数:2055

秦先告别邵总管,背起行囊下了山。

下山路,要经过好一哨口,他恭恭敬敬掏出块黑色令牌和邵总管给他任务令牌递了过去,口中自是讨好叫着师兄长短,生生是一副老实人穷酸相。

几人虽见他面生,但弟令牌和听风堂任务令牌假,而且见他识相,便没有为难,随意询问了几句,就放他下了山。

下山路,由于刚刚下过雪缘故,走起便有些艰难,还好从帮内领取衣物鞋帽尚能御寒。

想到此处,由瞅了瞅自己这身半新衣裳,遂想到仓库主事给他这身半新衣物嘴脸。

还好他打小经历过一段“自给自足”生活,此刻心下倒想得开,没人会在意一没落堂口,和他些微足道尊严是否尚存。

过,想到此处,过苦笑了一下,便继续赶起了路。

间紧迫,邵总管给任务期限,为过一月,任务内容是打听最近关于千虎帮一些动向,视信息重要与否报酬画着等号。

这千虎帮离七星帮占据地盘最近,近年蠢蠢欲动,断侵蚀周边地盘,据说很安分。

他要将他们最新扩张信息传递回帮,便算是完成了任务。

因为第一次接这样任务,所以他听取了邵总管建议,选了这看上去没么难任务。

事情还是要一步一步做,一口吃嘛,秦先这样想着。

他下山之第一件事,自便是买了身新衣服,换下了套半新七星服,找到郏县最大一座酒楼,饱餐了一顿,付了足够,并包了半酒楼食宿。

过程中,他显得财大气粗,副样就像是刚偷了他财主爹拼命大把挥霍一般,再没有前天在邵总管哪儿副囊中羞涩姿态。

要说起,这都要归功于王捕头,他在扔给他九颠功候,还捎带着扔给了秦山曾留给他积蓄半生财物,只过当秦先没有细看,容他细看。

目送王捕头离开之,秦先才发现了这笔意外之财。

为了安全起见,他在出就零零碎碎找钱庄把这些东西都都换成了金叶,当是在一家钱庄换。

他曾算过了,这笔钱财,足够他半生衣食无忧,他甚至可以选择进七星帮。

就像灵儿姑娘在他走期许,随便找一份活计,去买一处起眼民宅,像寻常人样等到某年纪,结婚生度过余生。

但他没有去样走,而是选择了进入七星帮,正如当如与王捕头分手候说样,这是秦山给他路,他总要去走一走。

,当你回首往事,才发现人生中显得无比重要一步棋,自己走是如此偏执,而是权衡左右。

这大概就是老人们常说少年心性,真是热血如酒一样上头!

酒楼饱暖无忧和店家奉为上宾招待,让秦先第一次有了舒适感觉,这一晚,他再用住自己搭建破破烂烂茅草屋用自己去山打猎维持生计,他可以就这样躺在柔软床上,安静闭上眼睛,什么都用想,仿佛这样一躺就是一辈一样。

几日清晨,自他,悄悄睁开了眼睛,静静躺了一会,跳起练习了一通“九颠功”,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把自己疼哇哇大叫!

终是告诫自己,再要这样想一躺一辈了。

一辈低眉顺眼,做一笑脸相迎好人,一事无成过完一生,竟学些风使舵本事和察言观色伎俩。

要这样,我还小,这该是我人生。

是他离开之前,秦山曾对他期望,却正好与灵儿姑娘期许相左。

年幼苦难让他更早成长了起,秦山无暇分身间接管束让他更早自立,曾经生活在最底层贫困,让他看清了世间众生着相模样,但凡有所觉,就该有所悟,有所改,终于有所进。

这就是秦先为什么执意要接下听风堂任务原因,有候看上去很大东西,实际上都是由很小东西组成,比如路和沙石。

他收了功,擦了汗,下楼吃饭。

小二热情招呼着这位年少贵客,像对待家离家出走贵公一样眼神复杂又客气。

秦先对此毫在意,因为这本就是他透漏给他风声。

日买完衣服出,他找人打听过,这里是千虎帮境内最大酒楼,怕他等到。

他一边吃饭一边想,可惜他武功低微,很多事力能及。

如果此刻身负九层九颠功,他倒是想去千虎帮帮里直接取走他所需要消息了事,里还用在这里消磨间。

可惜就连最一页秘术只能勉强将他功力提升至六层,这是他秘密,用则以,用便是以命博命之

好在他打猎日久,别成熟,倒是这耐心却是练了上乘。

秦山就这一点上,还对他颇有嘉许之意。

就这样,他大吃大喝了七、八日,将酒楼美食挨点了遍,每日吃喝完毕,会在街里游逛,他逛候,对于看上东西,挑,反正口袋里银叮咣响,总之是什么好买什么就对了。

他甚至还花大价钱去东市买一匹骏马,配了上好马鞍脚蹬,还请了教习马术师傅,每日学习,半月下,他马术竟精进了少。

这几日下,酒楼附近几条街面上,各大商店老板都知道最近了这么一位小财主,遂吩咐下去,只要见一半大孩进门,就当贵宾上奉,切可丝毫怠慢。

秦先在四处游逛候,每当看着他们眉开眼笑模样,就忍住心里叹气,看财还是能外露啊!

因为他仔细看去,发现好多双眼睛都开始冒光了。

正规已经在按规矩套他钱,正规知道什么按规矩掏他钱。

,他在游荡回没忘了每日练习九颠功,竟管功法仍是犹如龟速般进展缓慢。

就这样,一日一日过去,终于在大半一天,他等猎物终于送上门

这天夜晚,他故意回去晚了些,因为他总觉着身有一轻一重两脚步跟着他。

而他,在着意摸透这县城道路之前,就已经准备好在某街道拐角处,迎接他们了。

只是,到现在为止,到底谁是“猎物”,谁是“猎人”,他心里依旧没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