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霄恭洴的阴谋

小说:十笙赋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战笙歌 字数:1828

谁都没想到,烈会突然出手。

五支火箭撕破周遭的空气,迅速向正在阵外破阵的百草阁弟子袭去,五支箭羽穿喉而过,瞬间五就被射杀,魂飞魄散。

“啊——”

听到阵外的惨叫声,北苑眯眯眼睛。论实力,北苑见得会比烈差,只是她现在无法脱,看着自家弟子被杀,她心里很是滋味儿。

狗仗势的东西!

烈再次搭上烈羿,拉开弓的瞬间,又是五支火箭。

蛮与和百草阁本来并无结怨,但是在霄凌殿还未落没之时,蛮家主的姐姐与霄恭洴成婚,说起来,两家虽是亲家,但心高气傲的霄凌殿并怎么搭理。霄凌殿落没之后,霄恭洴态度百八十度大转变,死死抱住蛮的大腿,才勉强抱住世家之位。

如今,被视作逆天叛命之徒,随时威胁着自己的地位,无论是为自己出嫁的亲还是为的利益,蛮都要选择支持霄凌殿的决定,所以,今天必死,谁都能破坏计划!

于是,烈放开手,五支锋利的箭羽朝着瞄准的飞驰而去。

“叮——!”

声清脆的碰撞声代替皮肉破裂的声音,向沉默的苍君白拔剑拦住烈的攻击。

和北苑同时松口气。

见自己的招式被化解,烈异常满,冲着苍君白吼道:

“姓苍的,你什么意思!”

苍君白也解释,自己出手,为北苑,二,只是想看到无辜之丧命而已,所以没什么好解释的。

烈最看惯的就是苍君白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真是很欠打!

烈松开紧握的右手,瞬间反手搭上烈羿,只带着烈火的箭羽朝苍君白袭去,过呼吸间,又有五支火箭射出,对准苍君白的各个要害。

苍君白侧避过第支箭的锋芒,抬手将剑鞘横在前,股浑厚的力涌出,形成的屏障将来势汹汹的箭停住,下秒,五支箭全部被股无形之力拦腰折断,狼狈的摔落在地上。

苍君白抬眼冷冷的看着烈,

烈少主,杀本少主,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烈眸子缩,狠狠瞪苍君白眼,道:

“苍君白,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以乱说,我什么时候要杀你,手滑而已,还往苍少主海涵。”

抽,这个烈,刚才使那么明显的杀招,傻子都看得出来绝对是手滑。这脸皮也太厚吧!

苍君白也揭穿,他的目的已经达成。说完,烈也好再出手,只能作罢。

阵内,眼,眼眸里是毫掩饰杀意。

霄恭洴的走狗,呵,都是什么好东西。

阵外百草阁是弟子继续破阵,阵内两也时刻未停,批的剑雨断冲击,间断的攻击终究是在骨偶庞大的躯上留下来大大小小的划痕,附在偶上的青藤也被划断少,地上落下片断藤。

剑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阵内两都知道继续这么耗下去根本是办法,那就强行破阵吧!

和北苑交换眼神,凭借两多年的默契,只需眼就知道对方的想法

闭上眼睛,将力集中在双手,修长的手指牵引着力在胸前结印。

于此同时,北苑划开右手掌心,将玉手覆在地上,随着血液的渗入,破土而出的青藤染着猩红的血气,部分将包裹在其中,为他护法,而更多赤色青藤重新缠绕上偶,再看此时的剑雨,落在重新被覆盖的偶上居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尖锐的剑刃只能在藤蔓上楼下浅的划痕。

被护在藤盾中的也没停下,之前被关在戒骨渊的时候,除控偶之外,他还得到本秘籍。

过,相对于控偶,这本秘籍里记录的东西过于凶险,如果被心正的得到,敢说能颠倒乾坤,但制造场腥风血雨的劫难再简单过。

简单到单凭根手指,就足以至各世家与死地。

巧的是,机缘巧合下,控偶收入囊中,另本禁也被带走

所谓控偶,就是将力与偶融合,令偶听命于施者。听起来再简单过,但是,于偶融合的力可是寻常的力,施者要将力从经脉中剥离,取心头血养之,待到力于血液融为体,再将力重新注入经脉,喂以血肉,滋养数月余 ,使肉血三体合,方可与偶融合。

剥皮抽筋,化为己。

而这禁上记载的与控偶大体相似的纵偶,只过,控偶以无生命的介质为偶,而纵偶却与之相反,以肉为偶,也就是说,纵偶需淬炼

淬炼本就有违天道,再加上,这操控偶的力更是难以修炼,稍有慎,堕入魔道,生如死。

的天资,若是他生出家独大的野心,这纵偶定真能被他祭出,但可惜,在眼中,沉寂才是纵偶最好的归宿。

而且就算他成功祭出纵偶,还有命活下来,各世家定会倾尽全力绞杀,绝对容下他的存在。

但如今,霄恭洴把他往绝路上逼,如果他拼上把,明年今日就是他和北苑的忌日。

于此,在多想,就是压上性命吗,就是万唾骂吗,他就没怕过。

结印完成,股凶煞之气涌出,乳白的力瞬间被猩红侵占。霸道的煞气闯入的五脏六腑之中,在经脉中横冲直撞,似乎要爆体而出。

撕裂的疼痛充斥全双赤眼,嘴角有血迹溢出 ,强大的毅力让他勉强撑着让煞气破体而出,反而令全血肉开始吸收煞气。

霄恭洴,天堂有路你走,地狱无门你偏行,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赤目凝,股霸道的煞气从其上倾泻而出,宛如从地狱归来的恶魔。